关镇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老黄也看清楚了那个炒菜的师傅真是高洋,也禁不住呵呵的笑了起来。

掌柜的看到他们的样子,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又不敢得罪他们,陪着笑脸对关镇说道:“先生,那位长得最高的师傅就是高师傅,要不我把他给你叫过来吧?”

关镇对对他一摆手说道:“不用了,掌柜的,你可以先去忙,我们在这里等他,让他把菜炒好再说。”

掌柜的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连连点头说道:“谢谢先生,那我给后厨的管事打个招呼,你们可以在旁边的休息室等他。”

关镇点点头,和老黄跟着掌柜的走进了旁边的一间休息室。既然高洋在这里,关镇也就放心了,就不急在一时。

休息室里有些简陋,正中有张八仙桌和数条长条凳,靠墙还放着一张躺椅。掌柜的请他们坐下,又客气的说了些套话,叫人给他泡了茶才离开。

他们刚刚坐了一小会儿,突然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嘈杂的争吵声,隐隐约约还能听到有人骂人的声音。

关镇看了老黄一眼,老黄立刻站了起来,对关镇说道:“老大,我出去看一下是怎么回事?”

老黄走到大堂里一看,原来是有几个食客不知为何产生了纠葛,一言不合就动起手来,那掌柜的正和两个伙计在那里劝说着,不过有几个人得势不饶人,在那里大吵大闹个不停。

老黄看了一下那些人,一个也不认识,他知道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所以他也不会去管闲事,扭头就回到后厨休息室向关镇作了说明。

关镇听了老黄的汇报,也没有当一回事,正准备叫老黄去后厨看看高洋歇下来没有,就听到大堂里突然“碰”的想起了一声枪响。看样子是外面冲突升级了,有人动上枪了。

关镇和老黄都愣了一下,两个人都站了起来,关镇对老黄使了一个眼色,让他继续去外面打探一下,自己径直走向后厨找高洋。

娇嫩兔牙少女眼神迷离照

老黄再次来到大堂,发现大堂里的人正四散而逃,掌柜的和伙计也跑得不见了踪影,大堂正中有一个人倒在血泊之中,另外还有两个人,手里拎着手枪,一边虎视眈眈的盯着四处散开的食客,一边向大门口移动。

看样子这两个人想要溜走。

老黄回头一看,就看到关镇带着高洋走了过来,高洋连身上的衣服都没有换。

老黄赶紧将自己看到的情况向关镇说了一遍。就在这个时候,又听到外面大街上响起来尖锐的警笛声。

高洋连忙对关镇说道:“老大,前面有巡捕,我们走后面,不过我得给掌柜的打个招呼。”

关镇却摇了摇头,说道:“不着急,老高,你去给掌柜的打招呼,我和老黄先去前面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敢在这里开枪?”

高洋知道关镇的脾气,一向是说一不二的,只好点了点头,并低声问道:“老大,您身上有没有带家伙?”

关镇对他笑了笑,还轻轻的拍了一下腰间,低声说道:“放心吧,我带着的。”

◇◇◇

饭庄大堂之中,那两个枪手冲出到大门口,估计遇到了蜂拥而来的巡捕,只好又退回来。他们一眼就看到了迎面走过来的关镇和老黄。

其中一个人心中一喜,快步向前,一下子就冲到了老黄的身边,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抬手用枪顶在他的头上,大声吼道:“听我话,乱动打死你!”

老黄身上并没有带着武器,他的身手当然也赶不上高洋,只好站在了那里。

另一个人也用枪对准了关镇,大声喊道:“你也不要动!”

关镇脸上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连忙举着双手摆动着说道:“两位大哥,不要轻举妄动,有话好好说。”

那家伙也把关镇拉到身前,用枪对他说道:“识相的就不要乱动,不然你就只有死路一条。”

关镇暗地里给老黄递了一个眼色,然后才装着害怕的样子连连点头,说道:“两位大哥,我们明白,别开枪!”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大门外冲进来一大群巡捕举着枪,对着他们大声喊道:“所有的人都不要动,我们是巡捕房的,放下枪,不要乱动!”

那两个带枪的家伙并没有被巡捕的气势压倒,反而大声喊道:“你们不要乱来啊,乱来我就开枪了!”

一时间,大堂里面的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这两个人用枪指着关镇和老黄,和一大群举着枪的巡捕对峙起来。

这时,华探长也从门外走了进来,看了一眼面前的这一幕,冷冷的哼了一声,突然斜着眼睛盯着那两个枪手,说道:“两位兄弟哪条道上的?报上你们的名号吧!你们也知道的,这样僵持下去对你们没什么好处!”

说着,他还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人,向四周看了一眼,大声问道:“谁认识躺地上的?”

过了一会儿,才有一个躲在墙角的家伙,瑟瑟发抖的答应道:“长官,他是我的朋友,刚才我们在这里吃饭,遇到这两个人不讲道理,和他们理论了几句,如果他们就大胆出手,还用枪将我的朋友打倒在地,不知道他现在还有没有一口气。长官快救救他吧!”

华探长皱了一下眉头,回头对一个巡捕指了指,赶快跑上前去查验那个倒在血泊之中的人的状况,然后对华探长说道:“探长,没有集中要害,他还有一口气。”

华探长眼睛一瞪说道:“还愣着什么,赶快把他送医院!”

随即华探长又转头盯着那两个人不说话,那两个人中的,用枪指着老黄的那个人,对华探长低声说道:“兄弟是‘斧头帮’的,不好意思打扰巡捕房的弟兄们,请探长放我们一马,鄙人以后自当重谢!”

“斧头帮?”华探长听到这话,忍不住皱了皱眉,说道:“最近我可听说你们斧头帮做了一票大案买卖,黑吃黑抢了人家吃饭的家伙事儿?很嚣张啊!”

那家伙冷冷的一笑,看着华探长低声说道:“探长,这是本帮的秘密,恕我不能如实相告!”

站在旁边的关镇和老黄听到这话,都心中一动,心道:好家伙!原来黑吃黑的竟然是你们‘斧头帮’!这一次不论是华探长是否放过你们,我都不会让你们有好日子过的!

xs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