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虹堂的一间密室内,一名美艳少妇,同样在闭关修行。

她,浅红色金纹绣百蝶度花的上衣,只袖子做得比一般的宽大些。腰身紧收,下面是一袭鹅黄绣白玉兰的长裙。梳简单的桃心髻,仅戴几星乳白珍珠璎珞,映衬出云丝乌碧亮泽,斜斜一枝翡翠簪子垂着细细一缕银流苏一张绝美的心形脸蛋,小巧挺拔的鼻子,柳叶般弯弯的眉,薄薄的嘴唇,那浓密的青丝柔顺的放下来,垂落在身后。

忽然之间,她睁开眼睛,眉角带俏的说道“是哪位前辈来此?为何不肯献身,难道是想趁小女子不注意,行窃玉偷香之事吗?”

“哈哈哈!”

一阵笑声传来,林羽琼等三人的身影出现。

“你若不是自己留下暗记,纵然是仙尊,也无法轻易到你这密室中来吧!”林羽琼笑道。

少妇略微沉吟了一下“小友是魔云府的修士?”

这名少妇是血虹堂的堂主上官燕,修为虽然不是血虹堂最高,但却是做主之人。北仙帝宫为她与魔云府牵桥搭线,她把约见的地点定在了血虹堂内,而且是自己的密室之中。

虽然留下了到密室的方法,但纵然是仙尊进来,这里的密室也能够抵挡一阵子。若是惊动了整个血虹堂,她自然可以脱身。

不止是她,裴俊基也是如此做。

“魔云府林羽琼,见过上官前辈!”林羽琼说道。

上官燕脸上泛着魅惑的表情,嘴角一抹似笑非笑的媚人笑容,站起身子,漫步来到林羽琼身旁,口吐幽兰

清纯可爱唯美少女的青春写真

“都说魔云府的府主年少有为,英俊非凡,今日一见,果然一表人才,令小女子心动不已!”

上官燕的每一句话都极具挑逗意味。

林羽琼则是面色不变的说道“我们的意图,想必北仙帝宫都已经传达了,前辈,我们还是谈谈条件吧!”

“好!”

上官燕慵懒的应了一声,躺在旁边的一张贵妃椅上,右臂支撑着头,露出雪白如玉的手臂,姿态很是魅惑。

“不知道林府主可以给出什么样的条件呢?”

“三十万仙晶!”

“切!”上官燕嬉笑一声

“三十万仙晶便想买下整个血虹堂,林府主的声音,可是只赚不赔啊!”

林羽琼没有生气,而是看着不断搔首弄姿的的上官燕道“上官前辈可能对形势认识的不太清楚,不如让晚辈给您说说吧?”

“哦?就是因为你那里有几个仙尊,就能击败六大势力联合吗?哪一个仙帝、仙王会没有这样几个仙尊!”

说完,上官燕拿起旁边桌子上的一个葡萄,剥掉皮。灵活的舌头从樱桃小口中伸出,舔了舔葡萄,很是撩人。

林羽琼的面色没有任何变化,很是淡定的说道“可是,没有仙王或者仙帝,愿意派仙尊为你们出战。在他们看来,飞雕山脉内的势力,不过都是鸡肋罢了。”

对于林羽琼的话,上官燕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对,若不是如此,北仙帝宫也不会牵桥搭线。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出,若是她与林羽琼爆发冲突,北仙帝宫站在林羽琼那里的可能性更大。

“就算如此,你也未必就能以一打六吧?”上官燕歪着脑袋,似笑非笑的看着林羽琼。

“一个仙尊,便抵得上一个势力吧?我这里现在有两个,再加上魔云府本事的势力,硬拼的话,拼三个势力,应该不成问题。”

“那还有三个啊?”

“你们六派本就不同心,一盘散沙。单打独斗都是好手,一旦一起行事,恐怕就不行了。难道里面,就不会有人临阵倒戈吗?到时候军心定然涣散,你们必败!”林羽琼说道。

上官燕听出了话外之意,不再摆弄风骚,而是直起身子,正色说道“这么说,已经有势力投靠你,而且会临阵倒戈了?”

“你说呢?”林羽琼反问道。

上官燕想了想,银牙暗咬说道“三十万就三十万,不过,你们对外宣称只能有二十万!”

此言一出,林羽琼心中就明白,上官燕是想自己先吞掉十万仙晶。当下笑了笑,扔给上官燕一个储物戒,里面不多不少,正好是三十万仙晶。

见上官燕收下,林羽琼道“还有一事,上官堂主需要促使六派合力围攻魔云府,到时候再临阵反戈。事成之后,我会再给上官堂主五万仙晶!”

上官燕此时已经站了起来,莲步款款的走向林羽琼,白皙的右手搭在林羽琼的肩膀上,娇艳欲滴的嘴唇靠近林羽琼的耳旁

“要不要把姐姐给收了,让姐姐教你做真正的男人!”

说完,她的右手往下,开始轻轻的抚摸林羽琼的胸脯。

林羽琼退后了两步,神色没有任何变化。

“上官堂主,还请自重!”

上官燕娇笑了一声“怕什么?有这两位前辈在,我还能吃了你不成?林府主别忘了,事成之后,还有五万仙晶!”

“放心就是!”

林羽琼说完,便带着壹号与钟沧澜离开。上官燕这个女人,美丽是美丽,可是总有一种让林羽琼不舒服的感觉。

林羽琼离开后,上官燕砸了咂舌头“真没想到,魔云府主居然还是个雏。

说完,上官燕放声大笑,笑声之中,夹杂了许多的放荡之色。

林羽琼回到焚天宫旧址,所有修士极为开心,又多了一个仙尊境界的修士。

林羽琼只与大哥、李嫣蝶等绝对信得过的修士,进行了秘密商议,将无为帮、血虹堂的事情简单的讲述了一遍。

众人听完后,进行严密的部署,等待六派的到来。

李嫣蝶有些不明白的问道“既然无为帮跟血虹堂已经决定归顺,为何不让他们直接过来,这样对其他四派也是打击,说不定会望风归顺。”

林羽琼摇了摇头“就算他们都归顺,心中也是有底气的,我们改编起来较难。只有把他们打怕,才会我们做什么,他们配合什么!”

对于林羽琼的话,李嫣蝶很少怀疑,只需要照着做就可以了。

在魔云府紧张部署的时候,六大势力,也再次进行了商议。

“如今魔云府盘踞在飞雕山脉中不肯离开,早晚是个祸患。我们还是要早日图之!”姚姓老者说道。

他知道,自己此次提议或许还是没有用。但不得不提,若是只有他一个门派,根本不可能覆灭魔云府。

“前辈所言,也不无道理,想来魔云府是在积蓄力量,等他们有了可以击败我们六派的力量,就会出击!”裴俊基赞同道。

见终于有其他门派的修士支持自己,姚姓老者的心中,还是稍有些开心,不过紧接着有了一丝警惕。

“哼!”上官燕冷哼了一声,慢条斯理的说道

“你们这次男人啊,就知道打打杀杀。这有时候,事情不一定靠武力来解决。男人都有一个弱点,那就难过美人关。只要我们舞一曲,什么东西,还不都是手到擒来!”

她的话,引起了一个大块头修士的傻笑,其他人,则是不以为然。

裴俊基开口道“上官道友,大家都知道,你们与魔云府同属于北仙帝。你这么说,恐怕是在为魔云府延长时间吧?”

上官燕闻言,顿时怒不可遏,凤眉倒立怒斥道“裴俊基,说话要讲究证据。魔云府是想吞并我们,我们偏袒魔云府的话,岂不是在自取灭亡!”

裴俊基轻轻的摇了摇手中的纸扇,不屑的说道“老夫只是随口说说,你着什么急!”

那大块头修士一个箭步上前,怒斥裴俊基道“你敢诬陷我们堂主,信不信老子撕碎你!”

这修士本就比裴俊基搞出一个头,身材还很魁梧,在气势上,完压倒了裴俊基。他的话虽然说的凶狠,但却没有真正动手。

裴俊基的实力,他是了解的。真的动起手来,他未必赚到便宜。

裴俊基没有理他,继续摇着纸扇。

“好了,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就不要争吵了,也都是为了对付魔云府,只是观点不一样而已!”姚姓老者赶紧打圆场说道

“裴道友的话很对,这魔云府,是越早进攻约好。当初他们刚攻陷焚天宫时,就应该立刻去进攻。亡羊补牢,为时未晚。越往后,是越不利,我们要早做打算。”

说完,姚姓老者看向上官燕“上官道友的话,也有道理。这魔云府的实力,我们还未完摸清楚,不能贸然行事!”

“又要早打,又不能贸然行事,那你说怎么办?”大块头修士着急的说道。

姚姓老者摸了摸花白的胡子,笑道“廖道友不要着急,老夫有一计策。那就是派两位道友前去打探消息。”

说完,姚姓老者眼睛看着上官燕

“这女人,特别是貌美的女人,去打探消息,自然是事半功倍!”

上官燕微微一愣,轻启玉唇道“这魔云府收编了那么多修士,难道就打探不到消息?再说了,我们六派加起来有上百万的修士,为何要我去?”

姚姓老者的脸上,依旧挂着笑容“魔云府收编的修士,很多人我们已经联系不上了。还有一些得到了魔云府的重用,联系上,也不肯说。我们得到的信息有限,想必其他道友也是如此吧?”

姚姓老者环视了一圈,其他人纷纷点头,的确如此。

“魔云府狡猾异常,若是派一般修士前去,难免受骗上当。只有涅仙修士前去,才会令我们放心!”

上官燕冷哼一声“既然如此,也罢,我就走一趟!”

姚姓老者笑道“上官道友独自前去,怎能让人放心,最好是另有一位道友一同前往,万一有事情,也好有个照应!”

姚姓老者话音一落,那大块头修士立刻喊道“我愿意陪我们堂主前去!”

“诶,这怎么行呢。”姚姓老者立刻拒绝道“上官道友跟廖道友都是血虹堂的修士,这万一有事,老夫怎么跟血虹堂交代啊……”

话还未说完,上官燕冷笑道“如果我们两个出事,前辈还有必要跟血虹堂交代吗?”

这二人是血虹堂的主事之人,如果他们出事,这血虹堂也就完了。

姚姓老者没有理会上官燕的这句话,而是指着身边的一个修士说道“魏万,想必诸位道友也都知道,本事相当了得。擅长腾挪之术,若是他随上官道友前去,定然能够护得上官道友的安。”

上官燕一听,就明白了,这姓姚的根本就信不过自己,在自己身边安排了人监视。很是不悦的说道“姚前辈,若是我不去呢!”

姚姓老者的做法,让她觉得有些厌恶。双方之间根本就没有从属关系,姚姓老者无法命令她。

“此乃是为了我们六派共同的利益,上官道友应该不会拒绝吧?”

姚姓老者笑里藏刀,这是在进行道德绑架。

“你们在这里安享太平,却要我身处险境,凭什么?”上官燕不服气的说道。

其实,去不去林羽琼那里,根本就无所谓,反正已经跟林羽琼达成协议了。去了,也没有任何危险。可是若自己太容易过去,难免引起别人怀疑。

而且不过去,其他人也不敢把自己怎么样,反而可以趁机要挟。

果然,姚姓老者开口道“道友想要什么?”

“你们能够给什么?”上官燕反问道。

姚姓老者想了想“这样吧,将来灭了魔云府,所有的资源,你多占一成如何?”

上官燕冷笑一声,脸上露出讥讽之色“姚前辈,你把我当成三岁小孩吗?会相信你这空头许诺?”

“那你想要什么?”姚姓老者问道。

上官燕的美目在众人身上打量了一番,娇滴滴的说道“你们每一家,给我有一件法宝,否则你们就自己派人过去!”

众人相互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包括裴俊基在内,共有四人拿出法宝,扔给了上官燕。

上官燕看着姚姓老者“怎么?作为发起人,姚前辈舍不得法宝?”

姚姓老者哈哈大笑“老夫也派人过去了,自然就不需要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