笃笃笃!

   很沉重急促的拍闷声响起。

   朱邪叼着烟开了门,就看见几个流里流气的混子站在外头。

   确实是名副其实的混子,一身黑色紧身衣裤,五彩缤纷的头发,还有耳钉、纹身,就差把劳资是混混几个字写在脸上了。

   领头的是一个人高马大的壮汉,他看了眼朱邪,抬了抬下巴,嘟囔了一句韩文,见朱邪无动于衷,他才改用生硬的中文道:“中国的?”

   朱邪皱眉道:“什么事?”

   “找人!”

   壮汉撂下这话,伸出手就往朱邪的胸口推搡,想要强行闯入。

   以他的认知,只有自己一半身板体型的朱邪,就是一只弱鸡,

   结果,一手按在朱邪的胸膛上,朱邪却是纹丝不动!

   壮汉的眼中闪现几分诧异,又加重了力道,但杵在面前的仿佛是一块钢板!

   “我再说一次,什么事?”朱邪很随意的将壮汉的手拍了下去。

   雪地长发美女捂嘴甜美清新迷人图片

   见状,壮汉以及身后的混混们就要叫嚣了起来,气势汹汹的要一起硬闯。

   关键时刻,曹老板挤了上来,陪着哀求的笑脸,点头哈腰的说了几句。

   闻言,那壮汉就抬了一下手,示意手下人暂时克制,然后黑着脸嘟囔了几句,说话的时候,壮汉的余光也在打量着朱邪。

   很显然,制止他怼人的,不是曹老板的恳求,而是朱邪不同寻常的实力……

   曹老板听完后,就苦着脸对朱邪道:“朱先生,这几位是来找人的,他们问你有没有见过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身高大概一米七五,长得挺漂亮的……”

   说话的时候,曹老板的眼神也在闪烁,还有意无意的冲着朱邪眨眨眼。

   一米七五的漂亮妹子,摆明了是说于佳音,

   曹老板还多此一问,则摆明了是“睁眼说瞎话”!

   万幸,朱邪也配合着装傻充愣,没好气道:“找妹子找到我这里来了,你不是只给我和我哥们登记了入住手续嘛,哪来的女孩子,要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在这房间里,劳资还有时间给你们开门!脑子瓦特啦!”

   那个韩国壮汉大约只会简单的中文,前面还大概听得明白,最后那句地方特色的骂人方言,则是一头雾水,只能扭头质问曹老板。

   曹老板一阵汗颜,搪塞了几句,意思就是说朱邪明确表示没见过这样的女孩子。

   那壮汉听完,还探着脑袋还往屋里面瞄了几眼,目光很快锁定了盥洗间。

   看到里面的亮光,壮汉指着嚷道:“谁在里面?”

   “不是说了嘛,这里就我和我朋友两个人住,里面不是我朋友,难道还是鬼啊!”朱邪沉声道:“嘿,你们到底是谁啊,大晚上来这找人,韩国警察也没这么霸道吧?”

   曹老板闻言,连忙朝朱邪摆摆手,示意别跟这伙人起冲突。

   那壮汉也沉着脸道:“把门打开,让我看看,如果没有我们想找的人,我们就走。”

   “我朋友在里面洗澡,怎么开门啊!还有,你们有什么权利?”朱邪继续呛道。

   毫不畏怯的跟壮汉对视对峙着。

   正当壮汉的眼中闪现出凶光,盥洗间的门开了……

   “老朱,谁啊?吵个没完。”

   宋澈从门缝探出脑袋。

   “谁晓得,一上来就狂敲门,说要找一个颜正条顺的漂亮姑娘,怕是想女人想疯了。”朱邪撇嘴道。

   壮汉顿时勃然大怒,指着朱邪,阴恻恻的道:“你们是来首尔玩的游客吧,但要注意安,因为你们华夏的法律,在这里没用的!”

   “你恐吓我呢?”朱邪也冷下了脸。

   剑拔弩张之际,宋澈打岔道:“嘿,吵归吵,别动手啊,我们都是合法守法的游客,刚住进这里才几分钟,什么都不知道,更没见到除了老板之外的人。”

   但是,壮汉仍显得疑神疑鬼,眼睛直勾勾的瞄着宋澈裸露的上半身,耐人寻味的目光一度让宋澈起了鸡皮疙瘩。

   “门打开。”

   壮汉动了动手指。

   宋澈苦笑道:“这不好吧,我光着身体呢。”

   “都是男人。”

   “个人**。”

   “打开门!”壮汉加重了语气。

   宋澈也拉长了脸,道:“别太过分了。”

   壮汉的脸色一凛,立刻拔腿要往盥洗间冲去!

   朱邪也不是吃素的,一闪身就堵住了路线。

   面对壮汉抡起踹过来的腿,朱邪只稍稍往后躲了一下,就一个凌厉的回旋踢,将壮汉的腿脚踹了回去!

   壮汉吃了生生的剧痛,险些摔倒在地,一边捂着腿,一边咬牙骂咧,而他身后的混混们,则一股脑的冲了过来。

   “刚过来就要热身了。”

   朱邪一歪脑袋,正要大开杀戒,忽的,后面的宋澈喊了一声。

   “都住手!”

   宋澈用浴袍裹住下半身,将盥洗间的门部大开着,道:“你看仔细了,这里有没有你们想找的人。”

   盥洗间内是弥漫的氤氲水雾,壮汉依稀看了几下,确认果然没有其他人,就叫住了那些弟兄。

   接着,他煞有介事的打量了一下朱邪,道:“你会华夏功夫?”

   “还想领教一下?”朱邪睥睨道。

   壮汉指了指朱邪,道:“我记住你了,在首尔注意安。”

   说完,壮汉叫上弟兄们撤了出去。

   曹老板陪在旁边打圆场,关门的时候,还朝着宋澈两人递了一个歉然的目光。

   “看来是遇上地头蛇了。”

   朱邪嘟囔道:“等见到人了,我们再找住的地方吧。”

   以朱邪的战斗力,要干翻这一群混混轻而易举,但人在他乡,又初来乍到,不到万不得已,还是别生枝节了。

   “现在想离开这,未必容易。”宋澈趿拉着拖鞋走出来。

   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床。

   宋澈走过去,轻轻提了一下床脚,道:“可以出来了。”

   床底下一阵窸窣的动静,接着,探出了一个小脑袋。

   当于佳音抬头往上看的时候,发现宋澈的下身只裹着浴巾,依稀看到了一些不可描述的画面,吓得差点叫出来。

   宋澈立刻蹲下来用手捂住了她的嘴,低声道:“穿着内裤呢,你又不是没看到。”

   顿了顿,宋澈又讥诮一笑:“而且,一个敢招惹黑社会的女孩子,应该没这么容易会害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