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虏村,蒋神庙。

一群黑衣人正在大殿的角落里,匆忙地更换着外衣,卢循带着十几名身着道袍的弟子在外守候着,而孙泰的脸色阴沉,双眼之中精光闪闪,穿着刚换好的一身天青色的道袍,若有所思。

孙恩刚刚换好了一身行头,走了过来,说道:“师父,弟子们都回来了,没有落下一人,今天真的是险之又险,就差那么一点就会给村民碰上了。”

徐道覆不屑地勾了勾嘴角:“碰到又如何,大不了开打呗,咱们可是神教的精英弟子,还打不过一帮子村民吗?”

孙泰摇了摇头:“京口这里的村民,多半是北方流民南下,有很强的战斗能力,这从他们的讲武大会就可以看出,道覆,不要总是自以为是,要料敌以宽。”

徐道覆神色一凛,恭声道:“弟子谨受教。”

卢循也跟着走了过来,说道:“师父,看起来王谧早就有准备了,就是防我们这样突袭。可奇怪的是,为什么王谧要用这种办法呢?”

孙泰的眼中光芒闪闪:“我倒是觉得这回并不是出自王谧,或者是那人的手笔,不然的话,他们设了这个套,就是为了抓我们的,但我们还是来去自如,只是惊动了村民而已,如果真的是那人设的局,只怕我们这会儿早就暴露了。”

孙恩奇道:“那这次的陷阱难道是刘裕自己布的?不可能吧。他伤成这样,如何设局?再说了,刘裕连家人都不在家中,他又是如何做到转移的?”

孙泰咬牙切齿地说道:“留在刘家的是檀凭之的侄子,想必刘裕早早地勾结了这两个叛徒,说不定已经逃往北方了。咱们这回,终归还是差了一步。”

卢循微微一笑:“师父,我们这回也尽到力了。要不,咱们把此事禀报给刁刺史,让他发兵去追,如何?”

孙泰叹了口气:“怕是追不上了,刘裕如果不在,咱们也尽量少招惹刁逵这种人,徒儿们,安排一下,咱们准备回会稽总舵。”

白嫩少女吊带香肩热裤美腿居家甜笑写真图片

三个徒弟齐声应诺,转身而出,孙泰回头看着那一脸狰狞的蒋神像,嘴唇动了动:“京口,我还会回来的!”

京口城,刺史府。

十几个刁家的部曲,穿着皮甲,扛着长矛,在刺史府前来回地逡巡着,一边走,一边嘴里小声地抱怨着。

“十七(刁家的小兵都改姓刁了,以数字为编号),你不是昨天去金满堂赌钱了嘛,赢了多少?”

“才赢了一百四十多钱,奶奶的,手气正好的时候,给刁球那厮寻到了,不仅罚了老子一百钱,还要派来守这鸟夜,真他娘的晦气。”

“嘿嘿,叫你不要去赌,刘裕去过的地方,刁球最近都会去探查,还想找这小子的麻烦呢,你看看,这回亏大了吧。”

“管他呢,听说刘裕连治伤的药都没有了,活不了几天,等他咽了气,咱们兄弟也就可以彻底放松啦,不用再半夜过来守大门。”

“好了好了,别抱怨了,都精神点,这几天是非常时期,主公有令,要防着刘裕来报复呢。”

“报复个鬼啊,他要是成了鬼也许会来索命,不过那也不归咱们管啊。”

这句话引起了一阵笑声,这十余个巡逻的军士,一边笑着一边走向了一边的偏巷之中,却没有留意到在刺史府边的一条窄巷的屋顶之上,几双犀利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刁家的大院。

刘裕一身黑衣,脸上用锅底灰涂得比身上的衣服还要黑上三分,身上下,只有眼睛的那一点白,他的背上背着一把厚背长柄开山刀,这还是他的祖父南下的投晋的时候带上的家伙,刀身上包着厚厚的黑布,在老爷子咽气前曾留下家训,非不得已不得开刀,开刀必见血。而今天,就是这见血的时候。

一边的檀凭之和魏咏之也是身黑衣,黑布蒙面,今天他们都抄上了自己的家伙,檀凭之背了一挺足有四石三斗的大弓,弓弦是由双股兽筋所绞在一起,而挎着的箭袋之中,插着足有五十支长杆狼牙四羽箭。这一路上,檀凭之不知用这大弓,射杀过多少胡人追兵和山贼土匪,今天,也真正地抄出来了。

魏咏之则操着一杆五尺长的短矛,左手持盾,他们的身后,跟着三十多个身强力壮的族人,手里都抄着家伙,眼巴巴地看着刘裕。

刘裕转头对着檀凭之和魏咏之低声道:“好了,二位,今天是我一个人的事,你们不必牵涉其中。毕竟此事与你们无关。如果我真的陷了进去,会发信号求助的。”

檀凭之摇了摇头:“不行,刘大哥,太危险了,刁家毕竟还是有些戒备的,光是巡逻的士兵就有数十人,你双拳难敌四手啊。”

刘裕微微一笑:“以前我当里正的时候,对这里的一屋一厅都是了如指掌,刁逵才来几天?哪有我对这里熟悉?我根本不用放手大杀,直接摸进去一刀一个,砍了两个狗头,就可以了。人多了反而会误事。二位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真的不需要你们出手的。”

魏咏之叹了口气:“刘大哥,我不瞒你,其实有人这回想跟你一起报仇,本来我们是不来的,但那人我们拦不住,只好一起带来了。”

刘裕的脸色一变,几乎要叫出声来,话到嘴边,他压低了声音,沉声道:“此事怎么可以外泄?刺杀刺史可是大罪啊,要抄家灭门的!”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刘裕的身后轻轻响起:“那咱们先把狗官给抄家灭门了可好?他们死球了,咱们可就安了啊。”

刘裕吃惊地睁大了眼睛,看着身后的两个人拉下了面巾,冲着自己咧嘴一笑,一个正是那州中从事刘毅,而另一人,则是孟昶。

孟昶微微一笑:“刘兄不要怪檀兄弟和魏兄弟,他们的嘴很严,是我自己猜出来的。以你的脾气,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必要杀了这狗官兄弟。而对于我们,也是一样,不杀狗官,咱们就会给他掠为家奴,于情于理,我们都不能置身事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