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废话,管自己开车!”

神秘男子警告道。

易太太用颤抖的肥手握着方向盘,惶恐道:“要去哪啊……”

“围着医院转,我没说停不准停。”

神秘男子督促着易太太再次发动车子、重新上路之后,道:“你老公现在如何了?”

闻言,易太太更确定了这男子就是那个通缉的嫌疑犯,如实道:“他、他还好吧,但医生说这个风湿性心脏病需要半年以上的休养,再决定能不能开刀做手术……”

“这个易东升,倒是挺会享受的!”神秘男子冷哼道。

易太太就赶忙道:“大侠,您要有事,可以直接找易东升,和我无关啊,他干的那些违法勾当,和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我也是受害者啊。”

“到现在了你还装什么白莲花。”男子沉声道:“易东升能顺利保外就医,你敢说不是你在背后策划?”

“……”易太太心虚的默认了。

“我对你们夫妻间的破事没兴趣,我现在只想知道,易东升手里的账目在哪里?”神秘男子阴测测的道:“他不交出账目,要么你和你儿子死,要么大家一起死,你选哪一个?”

这两个选择都是死路一条,易太太当然不选了!

不食人间烟火美女张辛苑清秀迷人

“大侠,您行行好,再宽容一些时间吧。”易太太哭丧着脸道:“我知道这个账目对你们极为重要,我也在想尽办法催易东升交出账目了,冤有头债有主,我和我儿子真是无辜的啊!”

“当你和你儿子享受着易东升赚来的那些钱时,你们就无辜不了了!”男子威胁道:“你该清楚,现在有多少人盯着易东升,除了那些警察,连国际刑警组织都插手了,干咱们这行,最忌讳夜长梦多,你老公一直在警方的手里,我们很难安心啊。”

“这点您放心,他死咬着不松口,警方也没拿他没辙的。”易太太忙道。

神秘男子摇摇头,“易太太,换做是你,会放心把生杀大权交到别人的手上?”

易太太的心脏一紧,清晰的从男子的话里捕捉到了凛然杀机!

那一刻,她禁不住把方向盘给打歪了,万幸男子给眼疾手快的调正了,接着又幽幽的道:“只有死人的嘴巴,才能最牢靠的……”

“但现在他被警方一直看着,根本下不了手啊!”易太太压根不搭理易东升的死活,为了活命,她很干脆的将丈夫给卖了,还生怕卖得不够爽快:“而且,易东升之前也透露过,账目他已经交给别人保存了,如果他有什么不测,这个账目就会公告天下了!”

“所以一切麻烦的根源,就在这里了。”男子眼中厉芒一闪,问道:“你觉得,易东升会把这么重要的附身符,交到谁的手里,比如你,还是你儿子?”

易太太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绝没有!我和我儿子真的一无所知啊!否则我何必挖空心思找郭常胜他们把人捞出来,又何必跑来逼易东升坦白交代呢!”

“这也可能是你们故弄玄虚,串通好演的戏啊,你怎么证明清白呢?”男子饶有兴致的问道。

“我和易东升的婚姻早就名存实亡了,我儿子也跟他的关系不好,因为易东升在外面养了小老婆,还有了孽种,当初易东升就说会分家产给小老婆和孽种的!”易太太喘着粗气道:“你要不相信,我可以给你看易东升偷情的证据,我一早就搜集到了,就等着办离婚时搞死这对狗男女呢!”

男子沉默了一会,试探道:“你说,易东升会不会把账目放在了他小老婆那里呢?”

“有这可能,我很早就怀疑了!”易太太又小鸡啄米似的直点头:“但问题是,易东升刚出事那会,他小老婆就带着孽种跑美国去了,我也在托人寻找他们的下落啊!”

“原来如此……”

男子微微点头,沉吟道:“我懂了,因此,你才会一反常态,开始拼了命的逼问易东升关于账目的下落,你是知道易东升背后的主子要下杀手了,生怕自己和儿子被殃及到,于是就想把账目攥到自己的手里,像易东升那样用来保命……”

“就是这样,昨晚那个小白脸医生在盛海被暗杀,我就吓得魂飞魄散了,谁知道下一个是不是就是我和我儿子,易东升背后的那些人,都是些丧心病狂的大人物,为了自保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否则我何必当着警察的面跟那死鬼摊牌,被这个挨千刀的死鬼害得,我的命实在太苦太惨了,大侠,您就发发慈悲吧……唔?”

易太太刚挤出鳄鱼的眼泪,想演一场苦情戏,忽然间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她努力压制住错乱恐惧的情绪,用仅存的脑容量细细品味了一下,迟疑道:“等等,你是怎么知道我一反常态,逼问易东升关于账目的下落……你不是刚从盛海逃过来的吗?”

“我是刚从盛海过来,但不是逃过来的。”

男子摘下医用口罩,微微一笑:“而且,刚刚我都在旁边看着你和你丈夫吵得那么激烈了,怎么会不知道呢?”

“……”

刹那间,易太太的脑袋直接宕机了!

她仿佛见到了厉鬼,眼中的惶恐更超出了刚刚男子上车的时候!

望着这张跟俞红鲤出示的嫌疑犯截然不同的面容,易太太仅存的脑容量都破灭了!

但是,由于觉得这张脸貌似比较眼熟,她仍然运转大脑去回忆。

“怎么了,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刚刚我还和宋大夫一起帮着劝架呢。”朱邪飒然一笑。

“……是你!”

易太太惊呼道,几乎要晕厥了过去!

由于刚刚在icu尽顾着吵架了,因此,当宋澈进来的时候,易太太根本没用正眼去瞧朱邪,还以为是帮打杂的医院护工!

再看到朱邪摘下来的医用口罩,易太太颤抖着声腔道:“是宋澈指使你来诳我的?!”

“别说那么难听,易太太。”朱邪也学着宋澈的风格,很认真很严肃的道:“宋大夫说了,他作为医生,不止要关心病人的身体,也要关心病人的心理问题,刚刚看到你和你丈夫吵得那么凶,他实在放心不下,于是让我来给你开导一下,了解你的难处。”

“你想啊,找出你的心病原因,再把你的心病解除了,那么夫妻关系就会变得和谐,那么你丈夫的心情也会好起来,这对于他心脏病的治疗康复也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连我都不得不佩服宋大夫的情怀,医病不忘医心,这才是一个悬壶济世的好医生。”

“你、你……医你们姥姥!”易太太歇斯底里的暴怒了。

朱邪的脸色瞬间一冷,挑了一下眉头,并缓缓伸出了手。

“你要做什么?!”易太太又果断的怂了。

一看朱邪伸过来的手,她本能的闭眼惊叫!

“刹车!前面有人!”

朱邪厉声一吼,眼看车子失控,连忙将方向盘往旁边一拉,让车子直接撞上了路边的绿化带!

哐啷一声!

轰隆一响!

车子先是硬生生的碾压过绿化带,接着,又笔直撞上了一堵墙!

下一刻,两股强大的撞击力先后袭来!

当易太太回过神来的时候,一阵阵头晕目眩。

连喘了几口气,她勉强定下神,又定眼一看,除了看到已经变形冒烟的引擎盖,以及积压在身体前的安气囊,还望到了灯火通明的医院大楼!

原来,她按照朱邪的指示,开着车围着附一医一直在绕圈圈,到现在直接绕回到了原点!

最后还直接撞上了医院的围墙!

“女司机的车果然不好坐啊!早知道还得提前买保险!”

朱邪咒骂了一句,打开车门,努力从安气囊和座椅的夹缝中挣脱出来。

而易太太还在魂游天外,对这个触不及防的车祸现场,彻彻底底的搞蒙圈了。

直到有人敲响了车窗,她一个激灵,扭回头,就看见又一张熟悉的面容呈现在了眼前!

看到俞红鲤,她一惊一愣的按下了车窗,刚蠕动嘴唇想说些什么,一股带着刺鼻腥味的液体潺潺的沿着脸面流落下来。

“易太太,你开出去半天,怎么又把车开回来,还撞上墙了?”俞红鲤瞥了眼易太太破了一条口子的脑袋,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促狭,道:“你伤得不轻啊,还好,这里就是医院,你也真会挑地方撞车,走吧,我陪你进去处理一下。”

易太太脸上所有的脂肪肥肉,都在激烈涌动,接着,她就……

“你们……你们……你们合起伙来欺负我!呜呜呜……”

易太太趴在安气囊上嚎啕大哭:“我的命太苦太惨了啊!呜呜呜……”

“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俞红鲤皱眉问道。

“警察小姐姐,我真没劫财,更不可能劫她色啊!”

朱邪怒道,他可以容忍被人怀疑犯罪,但绝不容许别人怀疑他的贞操和品味!

不过,看易太太哭得那么伤心悲恸,朱邪就忍不住叹息道:“不过作为男人,确实不应该让女人流血又流泪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