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裕一路之上都在狂奔,与王妙音定情的狂喜在渐渐地消散,现在他的眼前,浮动的都是刘敬宣的那张满是横肉的脸,这个大大咧咧,却又真情待人的莽汉,不知从什么时候,在他心里就跟檀凭之,魏咏之这些人一样,成了过命的兄弟,尽管他不信刘敬宣真的这么快就有生命之虞,但无论如何,奔去看个究竟,也是必须的。

翻山越岭,矫健如飞,多年来在京口和这两个月来在军营中练出的飞毛腿,终于起了作用,身后的树影飞快地向后倒去,而眼前的灯火通明的军营,已经越来越近,一队队拿着火把,持槊巡逻的军士们,也已经近在了眼前。

“站住,什么人,快停下!”

刘裕停下了脚步,一边的草丛中站起了十几个身上披挂着树叶的军士,几根火把亮起,双方都看清楚了对方的脸,为首一条大汉,可不正是向靖?

向靖惊喜地叫道:“寄奴,真的是你吗?”

刘裕神色冷峻,沉声道:“向靖,连口令都不盘查了吗?”

向靖连忙一拍自己的头盔:“该死,见你一时高兴,忘了这个了,飞豹出击!”

“吞食天地!”刘裕回答道,不管什么时候,军中都要以口令相对,违者视为奸细,在他离开谢玄那里时,特地问知了今天飞豹营的口令,他的心中暗叹一口气,看起来向靖还是没有完成为一个令行禁止的军人啊。

可是刘裕这时候顾不得再去责问向靖,他沉声道:“阿寿出什么事了?”

向靖的眼眶开始变得湿润,声音也变得哽咽起来:“阿寿他,他跟新来的刘毅他们打赌,去争那幢主之位,结果,结果伤了命根子,这会儿,这会儿只怕是快不行了!”

刘裕睁大了眼睛:“什么,旅帅?刘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向靖叹了口气:“你走之后的第三天,孙将军有令,各队的队正和队副,可以去竞争一个幢主之位,管十个队,五百人。阿寿说你这回去执行重要的任务,回来肯定也至少会给提拔成幢主,他以后还要跟你争,得自己是幢主才行,于是就去争了。”

吊带美女小露香肩美肌修长美腿居家写真图片

刘裕奇道:“他又不是队正,怎么有资格去争这个幢主?要争也是我去啊。”

向靖摇了摇头:“寄奴你可能不知道吧,这阿寿居然是飞虎军的将军,刘牢之的公子,他是托了父亲的关系,才破格去争这幢主的,当然,以他的本事,也完有这个资格,大伙儿都没有意见啊。”

刘裕叹了口气,若不是刚才知道了刘敬宣就是刘牢之的儿子,他也会非常吃惊的:“阿寿在跟我争队正时都不走父亲的路子,这回却是用了这个关系,他这是多想跟我继续一争到底啊,这心态就不对了。还有,刘毅是谁?是我们京口的那个?”

向靖点了点头:“这天底下还有两个刘毅吗?就是你京口的前徐州从事,原来他是在镇军元帅府里当参军,但不知为何,跑到飞豹军里来争当个幢主了。阿寿说,只怕他也是存了同样的心思,要跟你寄奴一较短长呢。”

刘裕默然无语,想起这些年在京口跟那刘毅的明争暗斗,也曾经在擂台上交过手,在官场之上也一直是较着劲,他知道这个八面玲珑的家伙也是个狠角色,刘敬宣也许武力胜过他,但若论心计,则远远不是此人对手,真要比试,只怕多半会吃亏。

他勾了勾嘴角,沉声道:“他们怎么个比法,这种军中比试,都不用真刀真枪的,就跟我们上次夺队正那样,又怎么可能把阿寿伤得快要死了?他是刘将军的公子,刘毅怎么敢下重手?”

向靖叹了口气:“寄奴啊,你是没看到他们的比试,那是一个狠啊,这回的比试,不止是弓马列阵击槊这些,而是比勇气,题目是让参赛者一对一地比试,最后自选比勇气的办法,刘毅和阿寿都是一路过关斩将,有比喝酒的,有比从辕门上跳下来的,有比踩刀梯的,总之到了最后,就剩他们两个了。”

刘裕皱了皱眉头,北府军他也呆了有两个月了,知道各队能做到队正的,都是些胆大心黑的狠角色,若不是这样的狠人,也不可能在强者如云的北府军中脱颖而出,一听这些比试的内容,就可以想象到竞争的激烈,这个时候,没人会因为刘敬宣是大将之子,而稍加让步的。

刘裕想到这里,急道:“那最后的比赛是比什么,马战,车战,还是步战?”

向靖摇了摇头,正色道:“本来刘敬宣提议,是两个人持弓对射,射一箭进五步,看谁最先撑不住。不用箭头,但也不许着甲。”

刘裕心中倒吸一口凉气,即使是训练用的木箭头,几十步的距离,靠着北府军士们普遍用的三石以上的强弓击发,也足以钉上箭靶,人若中一箭,即使着甲,可能也会直接伤筋动骨,甚至一箭毙命,更别说这种一箭进一步了,只怕最后二十步,这样比会出人命的,刘敬宣这样赌命,还真是蛮拼的。

向靖看刘裕没有开口,便继续说道:“不过刘毅说这样不够显示男子气概,要比就比谁是真男人!”

刘裕的眉头一皱:“咱这军营之中不都是纯爷们么,这个怎么比?”

向靖突然哈哈一笑,脸上闪过一丝邪邪的笑容,一如他身后的同伴们:“刘毅说,真男人就要比日,谁日的久,谁日得长,谁就是真男人!”

刘裕几乎一口老血要喷出来,他一下子又想到了那晚上看到的天师道天人交合仪式,心中暗骂,都是这帮妖道把这刘毅给教坏了,这个都能给他想得到,他刘毅倒是早就娶妻,而那刘敬宣却是个血气方刚,尚未婚配的毛头小子,比这个哪可能是他的对手?

不过刘裕转念一想,奇道:“不对啊,这军营之中有军纪,严禁在营中行淫,他们就算比日,也没女人可以日啊,除非准备一起掉脑袋!”

向靖苦笑道:“军纪说不能日女人,但没说不能日马蜂窝啊。刘毅说,谁敢日马蜂窝,谁就是真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