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孙恩的身影消失在庙门外时,孙泰脸上的神色,变得渐渐地阴冷起来,庙外透进的若隐若暗的光线洒在了他的脸上,透出一股阴晴不定的诡异之色,让人望而生畏,而他眼中闪闪发光的目光,显示他的内心,陷入了深思之中。

桓玄的声音从这小庙内的佛像之后响起:“孙教主,看来你的这位侄儿,现在也开始没那么听你话了啊。”

伴随着一阵不怀好意的冷笑,桓玄那瘦削的身影从佛像之后的阴影中渐渐地踱出,而他的手里,仍然摇着那柄金丝折扇,上面画着的,赫然是一位宫妆美人,眉目神色,竟然有几分类似王妙音。

孙泰没有回头,他的声音冰冷而沉静:“桓世子,这话你应该对令叔父去说,好像作为一个侄儿,你比孙恩走的更远,至少,孙恩不会给我服食什么天玄地动散。”

桓玄的神色一变,身形也突然停了下来,转而冷笑一声:“那是他该死,贪恋权力,不尊先父的遗命,谁都知道我才是荆州世子,又不是碌碌无为不求上进的人,他已风烛残年,却是想把江山传给自己的儿子,只冲这一点,他就应该早点去九泉之下,向先父大人解释去。”

孙泰叹了口气:“你们桓家人是够狠的,这点本主深为叹服,不过,这些都是你们的家事,本主并不关心,之所以肯帮你,是因为你承诺,以后让神教在荆州传播,对于这点,希望你能遵守承诺,不然的话,我想对你没有什么好处,神教的手段和厉害,你应该清楚。”

桓玄微微一笑:“孙教主,这种狠话就不要放了,对我桓玄没用。该守的诺,我一定会守,我不是桓冲,你们在荆州传教,也有助于让那些山中的荆蛮能早点归顺我们,对咱们是有好处的,而且,用你们天师道在北方的影响力,吸纳北方流民,尤其是关中流民南下,也是我所需要的,这回见过了北府军中檀凭之,魏咏之这些人的战斗力,我更确信这点了。”

说到这里,桓玄突然话风一变:“只不过,这得等我执掌荆州,说话算话后才行,桓冲就算现在命不久矣,这荆州刺史的大权,也落不到我手里,他的那两个宝贝儿子,我的那两个厉害堂兄,正当壮年,也有威信,只怕他们还能执掌很长的时间。”

孙泰的脸色一变:“你什么意思,想耍赖?”

桓玄摆了摆手:“不是我想耍赖啊,只是这荆州大权一日不到我手,我就一日无法兑现承诺啊。刚才我都说了,你们在荆州的活动,对我很有利,也很重要,我总不可能为了毁诺,放着先父大人留下的基业不要吧。”

孙泰咬了咬牙:“桓玄,你说你要不留痕迹地弄死桓冲,为此,我们特地配出了那种不留痕迹的天玄地动散给你,这三四年来一日未曾间断过,现在桓冲已经快死了,你却说你当不了刺史,不准备履约了,那你到底要如何才肯作数?”

桓玄的眼中闪过一道冷厉之色:“此事急不得,我这两年游历整个大晋,这才知道为什么桓冲当年要退让,为什么先父大人没有一意孤行地强行废立。建康城中的世家的底蕴,并不是表面上显示的那样不堪,只凭荆州一地,外有强胡,内有世家掣肘,如果对外没有绝世的武功,比如先父大人三次北伐那种,想要行改天换地之事,真的不容易。如果做不到这点,那一个区区的荆州刺史之位,又有什么值得拼了命去争取的呢?”

青春文艺范小美女空气感唯美写真

孙泰冷笑道:“刚才还说要争取荆州刺史的基业,现在又说当不了皇帝就不要当这个刺史了,桓玄,你到底哪句话是真,哪句是假?”

桓玄笑着看向了孙泰:“假作真时真亦假,这世上的人情如水,人心多变,唯一能信任的,只有**裸的利益,我们能成为朋友,就是因为利益,而不是因为我们多互相喜欢,或者说多信任对方,孙大教主,是吧。”

孙泰咬了咬牙:“别七拐八绕的了,你想要什么,想要我们做什么,直说吧,如果有共同的利益,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本主自然会考虑。”

桓玄的眼中冷芒一闪:“我不打算在近期接掌荆州刺史,一来桓冲刚死,若是让我的两个堂兄很快就跟着去,那太明显了,谁都会怀疑是我干的,建康城中不少世家早就看我们桓家为眼中钉,肉中刺,正想找借口除了我们,若是家族内斗,只会让外人趁虚而入,所以,行散之事,到此为止,以后我不想继续用在自家人身上。”

孙泰的眉头一挑:“既然如此,你要对桓冲下手做什么?”

桓玄笑道:“他必须死,一来他一直不肯放权,如果他有意交还荆州大权给我,就不会去向朝廷给我求一个义兴太守的职务,把我打发离开荆州了,也是从那一刻起,我们开始成为朋友,对吧。”

孙泰点了点头:“不错,四年前的六月十八,你离开江陵的那一天,小雨,江陵城外的湘女祠,我们开始合作。”

桓玄的眼中冷芒一闪:“桓冲为人谨慎,守成有余,进取不足,而他的两个儿子桓石民和桓石虔,一个保守,另一个激进,都不是足以撑起荆州,光大我桓氏的帅才,如果他们的能力真的强过我,那我也不说什么了,但能力不足的人,要利用手中的权力,使各种手段,拉上与我桓氏有大仇的建康世家来打击,排挤我,那就别怪我不讲同门之义了。我不能再让桓冲有时间安排两个儿子接班,掌军掌权的事,所以必须要提前行动,桓冲在建康和京口的时候,跟那帮世家高门学的喜欢清谈,行散服石,所以这个弱点,给我抓住了,当然,这得感谢你们的帮忙。”

孙泰脸上闪过一丝得色:“五石散是一门学问,也是神教安身立命之道,桓世子,你找对了人。不过,桓冲死后,你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