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后,刘宏一开始有点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会儿之后,连忙抢过张让手中的手令,而在看完顿时狂喜。

“不亡我大汉啊!”

这个消息简直太及时了。

从和黄巾开战后,大汉就一直是输多赢少,唯有皇甫嵩、卢植和秦温三人给黄巾造成了大的损伤。

秦昊之前在雁门关确实重创了匈奴,但毕竟和黄巾没有任何关系,而现在秦昊正面击败黄巢,这是绝不逊于三将中任何一人的大胜。

有百万之众的黄巾,在和汉军开战到现在,大约消耗了二十多万兵力。

如今秦昊一战灭掉十多万,这等于其他所有将领战功总和的一半。

若是将虎牢关前的那一战也算上的话,汉军所有将领名下杀敌总数量,才和秦昊一个人齐平。

秦昊既不是都督,也不是大将军,可却在不知不觉当中主导了这场战争,不得不这是一个奇迹。

开封之战后,黄巾军的总数已降到了70万内,虽依然庞大,但这对士气低迷的汉军却已是极大的鼓励了,这告诉了底层汉军,黄巾并不是不可战胜的。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驸马真乃不世将才也!”

白衣圆点少女新装秀丽可人

众大臣纷纷拍起秦昊的马屁,各种赞美之词滔滔不绝。

不过有一点奇怪的是,不久前因秦昊私自领军作战,大骂秦昊‘孺子误国’的,也是这帮人。

如此大的反差,简直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不过这些人却恍然未知,脸皮厚到了极点。

战争,打赢了就是英雄,打输了就是误国,就是这么现实!

“陛下,冠军侯这一胜,我军骑兵也就解放了出来,这样守住洛阳就更有把握了。”王允抚须笑道。

“有理。”刘宏笑着点点头,而后又道:“立即下旨,命令秦昊速赶往洛阳,务必确保洛阳不失。”

秦昊可是连父亲秦温的命令都敢不听,所以刘宏也怕秦昊再弄出什么幺蛾子,于是赶快下达了圣旨。

“请问陛下,秦温领军退往洛阳后,洛阳防务该以谁为主?”杨彪站出问道。

这个问题很关键,若是不明确提出的话,万一到时袁绍和秦温意见相左,从而起了冲突可就不好了。

“爱卿认为谁更合适?”

刘宏心中其实已有了答案,不过由他出来的话,肯定会引起袁家的不满,所以就将皮球踢给了杨彪。

“陛下,微臣听冠军侯也曾和袁术将军起过冲突,所以若让袁绍担任主将,恐怕难以节制冠军侯。秦温将军是冠军侯的生父,而且目前尚无败绩,微臣认为是主将的最佳人选。”

杨彪也是人精,支持秦温担任主将的同时又找到了理由,把反对袁绍担任主将的原因,给推到了袁术身上,话没有一丝破绽。

袁逢显然对这个结果不太满意,有些不高兴的道:“杨大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只要陛下下了旨,秦昊那子还敢抗旨不成?”

杨彪淡然一笑,道:“太尉认为冠军侯不敢吗?冠军侯少年得志,又立下如此大功,就算抗旨也罪不至死,所以你认为有什么是他不敢的?”

更重的话杨彪并没有出,毕竟秦昊真发疯来可是连亲爹都不认的,你指望一张圣旨约束他,这怎么可能。

袁逢顿时无言以对,道理他自然是懂的,只是心有不甘罢了。

“爱卿所言有理,以秦温将军的战绩,担任主帅一职也绰绰有余,所以就命秦将军担任洛阳主将,统领司州二十万大军对抗黄巾叛逆。”

刘宏这话的风轻云淡,可其实却是在告诉袁逢,你儿子打了败仗,还有什么资格争主将?

袁逢自然听出了刘宏话中的意思,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阴沉,可却又无可奈何。

叫袁逢不在反对,刘宏心中松了一口气,而后又问:“对了,益州的10万援军,还有多久可抵达达洛阳?”

“启禀陛下,大约还有半个月。”何进站出应道。

“嗯,以秦将军的守城能力,再加上司州近0万大军,洛阳稳如泰山,待10万大军抵达后,也就有了翻盘的资本了。”

刘宏自言自语的道,并且越到后面话音越,直至众大臣都听不到。

“不行,要实施那个计划的话,0万大军还不保险,朕需要更多的军队。”

刘宏的眼神顿时变得凌厉起来,一脸严肃的望着何进,问:“大将军,可还能否继续征招兵马?”

何进面露苦色,道:“陛下,若是在继续征招的话,就算百姓负担的起,朝庭也负担不起了,况且就算征招新兵,除了守城之外,也并无多大作用!”

若是以前的大汉,继续征兵自然没什么问题,可此时直接能接受大汉掌控的,只有司凉并益荆五州。

并凉贫瘠自给尚且不足,司州也已沦为战场,所以大汉是靠着荆益两州的支撑,才能坚持到现在的,所以自然是负担不起了。

而黄巾为什么可以支撑得起那么多的军队,原因自然是黄巾根本就不发军饷了。

黄巾军大多都是太平教信徒,而为推翻汉室的残暴统治的宏伟大业,给口饭就行了,还要什么军饷?

既然征兵行不通,刘宏也只好从其他方面想办法,于是又问:“那凉州驻军可否征调?”

曾经镇压过凉州叛乱的张温顿时面色大变,连忙站出反对道:“陛下,千万不可,凉州军的战力虽强,但北宫伯玉、韩遂等叛逆分子也极其凶悍,在彻底镇压前轻易动凉州军的话,恐凉州会逆贼攻陷了,到时关中可就腹背受敌了。”

汉军中战力最强的部队当属边军,而边军中公认最强的,则是凉州军。

凉州汉胡杂居情况复杂,几乎是年年叛乱,战争在凉州几乎是家常便饭,而这也造成凉州,军的强大。

大汉在凉州的兵力投入是最大的,可也依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大汉积贫积弱的局面,很重要一点就是受到凉州的拖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