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裕的脸色大变,这个问题是他从没有考虑过的,本来他还怕路上出什么问题,但到了寿春之后,他的心思就完不在这门亲事之上了,他连忙握住了王妙音的手,急道:“怎么回事,刘婷云怎么突然要反悔了?”

王妙音的柔荑给刘裕这样一下子捉在了手中,脸色变得通红,本能地想要抽回,刘裕却是没有意识到,反而一下子抓得更紧了,直到王妙音轻声道:“刘大哥,你,你抓疼我了。”

刘裕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莽撞,毕竟男女授受不亲,这样直接握着伊人的手,光天化日下,对面还有几千胡骑看着,实在是不太雅观,他连忙松开了手,满脸都是歉意:“对不起啊,妙音,我,我有点急了,请你原谅我。”

王妙音轻轻地揉着自己的手,半嗔道:“你啊,一冲动就做这种事,你要是,要是再这么莽撞,我可不理你了。”

刘裕赔着笑脸:“哎呀,是我的错,你怎么罚我都行。不过,刘婷云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妙音抬起了头,肃然道:“因为听说桓公子是个很软弱,甚至说很没用的人,所以婷云不愿意嫁他。本来我是束手无策,结果真是天助我也,桓玄带着朱将军来了呢,这下有救了。”

刘裕一听到桓玄,心中就是一阵不舒服,他勾了勾嘴角:“桓玄来了又有什么好的?难道他能让刘婷云嫁给桓伊的公子?”

王妙音点了点头,正色道:“你有所不知,桓伊的女儿,嫁给了朱绰朱将军,而他的那些个懦弱的传闻,就是因为成天给朱将军的两个儿子欺负,沦为了城中的笑柄呢。”

刘裕的眉头一皱:“怎么个懦弱了?一个普通武将的儿子,能欺负刺史的儿子?这有点不可思议吧。”

王妙音笑道:“因为朱绰娶了桓家的女儿,所以对于他的两个儿子来说,桓伊的儿子桓蒋,是他们的舅舅,但是年龄相当,桓伊长年在外征战,或者是入朝为官,在寿春的时间并不是太久,而他的儿子,则母亲早亡,自幼没多少人管教,多是跟朱家的两个儿子一起玩耍。”

“桓蒋从小体弱多病,习不了武,但跟一帮武将的小子在一起玩耍,小孩子不知道这些尊卑高下,所以从小那朱家兄弟就是欺负桓蒋,然没把这个舅舅放在眼里。”

刘裕叹了口气:“小孩子向来是无法无天,各种淘气捣蛋,我年幼的时候,在京口就是拳头说话,那个天师道的徐道覆,就是给我打掉了一颗门牙呢。朱家是将门子弟,只怕在小孩子的时候打起架来,也不会比我们当时差,桓蒋要是小时候没有伙伴帮他出头,给打怕了是很正常的事,我们京口也有这样的人,但因为这个就说软弱就有点过分了吧。”

红唇美女冬日赏雪梅花树下漫步户外嬉戏写真图片

说到这里,刘裕勾了勾嘴角:“桓蒋再怎么也是个世家子弟,我就不信,刘婷云以前见过的世家子,个个比他强悍。”

王妙音摇了摇头:“不,这个桓蒋自幼给那两个朱家小子打得心里发毛了,听说,朱家的小子还曾经剪了张纸,贴在他的额头上,然后以那个纸为靶子练扔飞刀,即使是这样,他也给吓得一动不动,要不是给他家管家发现了,只怕都不知道这件事呢。”

刘裕的眉头一皱:“这就有点过分了,给人这样欺负,连去告状都不敢,还真的是不配当个男人,也难怪刘婷云不喜欢他。不过这样的人,应该文才还不错吧,我听说不少世家子弟,虽然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但是可以出口成章呢,桓蒋要是武力不行,起码文化教育应该不错吧。”

王妙音笑着摆了摆手:“不,这个桓蒋从小就没接受什么太好的教育,因为桓伊长年在外,疏于管教,自己又成天跟朱家兄弟这些军校之子玩,给所有小孩子欺负,也不喜欢读书。而且,据说他的下巴上长了一颗大肉瘤,说话都不利索呢。刘大哥啊,一个人如果武力不行,文才也不行,长得再困难一点,就算是世家子弟,只怕娶妻也不容易呢。”

刘裕长叹一声,摇了摇头:“要是这样的话,确实有点委屈刘姑娘了。不过,这些消息她是怎么知道的?”

王妙音勾了勾嘴角:“刚才朱将军突然就回到了府衙之中,之前徐元喜徐将军曾经说过桓蒋自幼跟他的两个儿子玩耍长大,所以婷云就托我直接问朱将军了。这些事情寿春城中几乎无人不知,这一问就糟糕了,现在婷云一直在哭闹,坚决不肯嫁人,要回广陵城去,所以,我其实来找你是希望你能拿主意的。”

刘裕的眼中冷芒一闪:“哼,果然跟我想的一样,桓玄是故意来捣乱生事的,只怕他不是路过寿春,而是听说这联姻之事,所以要极力从中作梗,现在桓伊执掌豫州,手下有数万精兵,无论是谢相公还是桓家,都想争取他。如果这回搅乱了这门亲事,只怕桓家会转而寻求跟桓伊的联姻了。”

王妙音点了点头:“我来的路上也渐渐想明白这个道理了,桓玄确实来者不善,那你说现在怎么办?”

刘裕咬了咬牙:“带我去见刘婷云,我想,我应该有办法让她回心转意。”

与此同时,寿春城北,索平原,桓玄军营。

桓玄站在一处箭楼之上,面带微笑,看着远处的寿春城,一边的殷仲堪,一身文士参军打扮,站在他的身边,笑道:“看来我们来的还不算晚,要是再晚一天,让这亲事成了,可就麻烦了。”

桓玄摇了摇头:“只不过是定亲而已,不会在这时候公开办事的,桓蒋这小子才十六岁,刘婷云大了他三岁,这门婚事注定不会有结果。”

殷仲堪正色道:“哪怕只要个形式,桓伊也会倒向谢家,一旦西府兵和北府兵联手,那荆州兵马想要入京城,就算只有三千人,也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