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报》的报馆本来是在市内的,由于日本飞机的轰炸,不得不搬迁到郊区继续经营,但是报馆的印刷厂却还留在市内,只是都转入到防空洞里去了。在战时的重庆,有很多这样在山洞里面继续开工的企业。

季先生也是一个心里留不住事儿的人,而且他看出林寒对这些书籍很是重视,所以他也没有耽搁就起身去书房里去打了个电话。

这个电话还是上次抓捕行动之后在洪正道的劝说下才装上的,而且也方便他随时打电话请安。季先生对洪正道这个干儿子还是很满意,对他的提议自然是言听计从。

很快,季先生就出来对林寒说明了情况,原来他这位朋友现在家住江北,报馆的编辑部现在已经迁去了沙坪坝,由于他每日回家不是太方便,他基本上都是一周才回家一次,平常都住在报馆里。而那些寄存的书都是放在家里的,而且数量还不少,如果要去取这些书,要等到本周末才行。

虽然林寒的心中很想及早见到这一部分书籍,但是听到季先生这么一说,也只好无奈的放弃了尽快去取这部分书的想法。

原本他是想从这些书籍当中或许能够找到一些林城池的个人阅读习惯,加深自己对这个人的判断。

林寒对季先生说道:“既然如此,此事就不用太着急了,只好改日再去了。”

季先生想了想,还感觉有些抱歉的对林寒说道:“小林啊,我看这件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就交给我来办吧,我抽个时间带两个下人去他家里一趟,把那些书籍搜罗完了,一并给你送到磁器口去,这样你也不必专程去江北城一趟。”

虽然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但是银行怎么能够让季先生来做这样的事情呢,所以他婉言谢绝了季先生的建议。对他说道:“季先生,这样做太麻烦你了,我觉得不是太妥,我看还是这样吧,把你这朋友的联系方式告诉我,我和他联系就好了。”

季先生知道林寒是为自己着想,虽然自己看起来还有老态龙钟的模样,但是毕竟实际年龄也是古稀之年,要是这样去折腾一趟,确实身体也有些吃不消,所以他也没有坚持自己的意见,答应了林寒的请求,然后转身去书房给他写联络方式。

这时,季宅里的一个佣人快步走进了堂屋,虽然他没有看到季先生,但是他是知道林寒的身份的。赶紧对林寒说道:“林先生,门外有几个警察要见你,不知……”

林寒心想应该是是曹运福到了,没想到他速度这么快。他赶紧对那个佣人客气的说道:“麻烦你请他们进来吧!”

纯情美女张熙尧百变靓丽写真

这个佣人赶紧对他一鞠躬,转身就去大门口通报去了。

林寒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马宝驹说道:“应该是曹大哥到了,我们也去看看吧!”

马宝驹知道曹运福和林寒的私交甚好,所以他也没有犹豫,赶紧站了起来,跟在林寒的身后向门口走去。

他们刚走在院子里,就看见副武装的曹运福和徐大川快步向他走了过来,隔着十来步远,他就大声说道:“小林啊!这事儿怎么就让你遇上了,还好你没有出什么事儿,临行前徐局长特别叮嘱我,我力配合你。”

“曹大哥,我没有什么事,还好我碰上了,不然今天这事就更大了。”林寒也赶紧上前几步,紧紧的握住了曹运福的双手,有些感叹的说道:“怎么啦!这件事情连徐大哥都知道了,还让他担心。”

曹运福连忙点头说道:“是啊!徐局长听说你的事情后,当时就急了,立刻命令水警的巡逻艇在临江门码头待命,等着我带着人上船之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苗儿石。”

林寒感激的“哦”了一声,原来是因为徐中来的特别安排,所以曹运福带着他的人这么快就赶到这里了。

马宝驹和曹运福,你是认识的,他们也笑着握手打了招呼,才一起回到塘沽的客厅里。

这时,季先生也拿着刚写好的他朋友的家庭地址和联系方式的字条,从书房里走了出来。他看到堂屋的多了两个人,就连忙吩咐下人沏茶。

林寒也把曹运福给季先生做了介绍,季先生向来和官场上的人打的交道很少,他听林寒介绍说曹运福是市警察局刑侦大队的大队长,而且看出他们两人的交情不浅,所以对曹运福很热情的,赶紧请他和徐大大川坐。

曹运福虽然和季先生是初次见面,但是上次的苗儿石的那件事情,他还是有所耳闻的,所以对季先生也显得非常尊敬。他对季先生道了一声谢之后也就坐了下来。

徐大川在曹运福的面前倒是显得有些拘谨,他迟疑了一下,竟然没敢坐下去。好在林寒笑着对他说道:“徐署长,你请坐吧!”

徐大川偷眼看了一下曹运福的表情,见他也示意自己赶快坐下,才硬着头皮的赶紧坐了下来,口中还不断的说着谢谢。

显然在来季宅之前,徐大川已经将在苗儿石码头上发生的杀人事件的过程,已经给曹运福做过汇报。

所以曹运福也没有啰嗦,直接就对林寒说道:“小林兄弟,在我出来的时候也接到了几起报警,说明这不是一件孤独的事情,杀人犯是有计划有目的的行动,或者其目的就是为了引起市民的恐慌,达到齐不可告人的目的。”

“曹大哥,你的判断非常正确,现在据我们军统局掌握的情报,类似的屠杀无辜者的事件一共发生了5起,分布在市内外各区,最远的发生在北碚,而且死者中还有一位日本画家。”

林寒让他现在掌握的情况,详细的给曹运福做了一个介绍。

“死者中竟然还有日本人?这会这会不会是日本人故意策划的恶**件?”曹运福有些吃惊的问道。

“曹大哥,不排除这种可能,不过我们目前也掌握了一定的线索。”林寒说到这里,转头对马宝驹说道:“宝驹,你将我们现在已经掌握的情况给曹大哥说一下吧!”

马宝驹会意的点点头,就将他掌握的情报给曹运福介绍起来。

“现在具体的情况还不明了,但是有几个特征,让我们能够很快的确定这些人不是江湖上的帮派分子或者是流氓地痞作案,而是一些训练有素的职业枪手做出来的案子,而且他们使用的武器竟然是制式装备,这是第一条我们必须进行深入调查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