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急于破阵,先杀了他们三个!”南宫华下令道。在他看来,魔云宗那些修士逃不逃,根本就不重要。只要能杀死林羽琼三人,那就是绝对的胜利。

那些已经在三人身边的凝神和元婴期修士,立刻不顾一切的杀向三人。

林羽琼身上数十道剑气发出,每一道均可杀元婴期修士。若是林羽琼想,自然可以发出成千上万道剑气,只不过这样的剑气,不足以威胁到元婴期。

瞬时间,数十个元婴修士被杀。发出剑气,让林羽琼分神不少。那些凝神期修士立刻抓住机会,林羽琼身上受到数次伤害。只是这些伤痕,很快就愈合了。

在死亡面前,元婴修士惧怕了,纷纷想往后退。此时,其他部落的凝神期修士已经赶到了。

伊合部落的十三个凝神期修士,正在跟林羽琼三人死战。若是加上其他部落的凝神期修士,将有二十多个。更重要的是,林羽琼不知道有多少个悟真期修士隐藏在暗中。这使得林羽琼三人必须时刻提防,难以发挥部的实力。

“退到大阵的后面去!”林羽琼向二人传音。灵力一运,万道剑影出现,在半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剑阵。暂时阻挡住那些修士的进攻,三人趁机,推到大阵后面。暂时有了喘息之机。

“一个阵法而已,待老夫破了他!”南宫万很是不屑的说道。

“前辈,凝神期已然是以大欺小。你若是再出手,以后我苍狼国,恐怕要沦为修真界的笑柄了!”尉迟纲拱手说道。

“尉迟兄言之有理,刚才那人长相与尉迟兄倒是有几分相似,尉迟兄莫非是担心此人!”南宫华转脸跟尉迟纲笑道。

尉迟纲的脸上也是浮现一丝笑容“长相相似,很是常见。南宫兄的捕风捉影的本事,见长了不少嘛!”

“是我多心了,尉迟兄见谅!”话虽如此,南宫华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歉意。

马尾辫黄裙花季年华女生

阵法已经被破坏的极为严重,林羽琼三人在后面,极力进行修补和维护,速度远不及苍狼国破坏的速度。林羽琼启动阵法最强的防御,木甲。即便如此,阵法也只是多维持几息而已。

“你们两个,快走!”林羽琼说道。

“一起来的,要走也要一起走!”尉迟振麟坚定的说道。

“不错,主人在哪儿,我在哪儿!”白云纯说道。

“魔圣冢和杀戮海,我已经死过两次了,都活过来了。我不相信,会栽在这里。你们两个,走!”看着即将被攻破的阵法,林羽琼的语速,越来越快。

林羽琼的心里也明白,前两次能够死而复生,一方面是奇遇,另一方面,根本就没有人在意自己是死是生。而这次不同,有人想刻意杀死自己。

“你们不走,若李景天再出毒手,如何应对?”林羽琼说道。

尉迟振麟的实力稍强,若是李景天再有什么阴招,还能应对一下,其他人没这个能力。

“唉!”尉迟振麟叹了一口气“羽琼,你保重!”

说完,尉迟振麟拉着白云纯,向炎机城方向飞去。

两人刚离开,大阵轰然破碎。苍狼国的大军,破阵而入。

尉迟纲看到只有林羽琼一个人站在对面,稍稍安下心来。只要尉迟振麟不被南宫华抓住,尉迟纲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林羽琼手持诛魔弓,一弦三箭射出。三个元婴期修士应声而倒。

南宫华目光阴沉的盯着林羽琼,语气冰冷的说道“杀!”

凝神期的修士立刻将林羽琼包围,却没有立刻出手。七星锤阵已经不可能杀的了林羽琼了,而且布此阵的话,则其他凝神期修士无法发挥作用。

群起而攻之,自然有可能杀了林羽琼,但先进攻的几人,必然也会被林羽琼杀死。

“悟真期的修士想必不止一个吧,其他人,何不现身!”林羽琼盯着南宫万说道。

“小子,你够胆子!”包括伊合部落的老妪和尉迟淳在内,又有四个悟真期修士出现。

“小子,你要是能够从五个悟真期修士手中逃走,老夫就白活了这几千年!”对于昨夜让林羽琼逃走,南宫万一直耿耿于怀。

“哈哈哈,五个悟真期,欺负一个凝神期的小辈,修真界真是越来越不讲道理了!”一阵诡异的笑声传来,一个修士突然出来。

这个修士,有异于常人的漆黑瞳孔,双眸却是妖冶的血红。一丝浅绿,一丝浅蓝,混杂其中,不令人感浑浊,反而有一种妖冶惑人之感。微微勾勒的唇角,似嘲弄,似不屑。

若不是他说话,没有任何人察觉到还有这么一个修士在这里。所有人都不敢大意。

“前辈,敢问前辈是人族还是妖族,亦或是仙人!”南宫万非常恭敬的说道。

他看不透此人的修为,想必至少是灵变期。

“人族、妖族,都是蝼蚁,仙人都是无耻之辈!”那修士不屑的说道。

一句话让所有的人都极为震惊,仙人藐视人族与妖族,实属正常。但这个修士,居然连仙人都看不起,这未免太嚣张。更让他们想不明白的是,是什么人敢藐视仙人。

所有的人都不敢言语,这个修士看起来极为的妖异与强大。若是因为言语得罪他,被杀,那是再正常不过了。

“我要带他走,你们应该没人反对吧?”那修士一指林羽琼说道。

瞬时间,几个悟真期修士都感觉自己被一股威压笼罩,似乎对方一念之间,就可以杀死自己。几个人的汗,瞬间就流了下来。几千年未感觉的死亡危机,又再一次感觉到了。

“这个自然,这个自然!”南宫万赶紧说道,他没有半点说不的勇气。

从这修士的态度上,林羽琼就已然猜出他的身份,只有魔界中的人,才会如此。而且看情况,此人应该是第二步修士。

“前辈,我现在还不能跟你走!”林羽琼说道。

“为何?”那妖异男子,皱着眉头说道。

“有很多事情我没有闹明白,为何苍狼国会答应万妖谷,联合一起进攻云州。在紧要关头,云州牧又为何会出卖我们?”林羽琼看似是在跟妖异男子说话,实际上,眼睛一直看着南宫万和南宫华。也只有他们,才知道答案。

二人迟疑了一下,没有立刻回答。他们不知道林羽琼与这妖异男子的关系,或许林羽琼此举会激怒这妖异男子。

这妖异男子看着南宫万,说道“回答他!”

“这……”南宫万很是为难!

妖异男子冷哼一声,南宫万立刻觉得身体有如泰山压顶,双膝不由得一弯,跪在虚空之中。整个人窒息的要死,极为难受。

“前辈,我说我说!”南宫万喊道。

身上的压力,立刻轻了不少。南宫万站了起来,面色极为阴沉的向林羽琼传音着什么。

周围的空气很静,众多修士都盯着南宫万与林羽琼不语。林羽琼的脸色,也是变化不定。